福彩内蒙古快3走势图一定牛|内蒙古快3网上投注
目錄
書架
目錄
目錄
×
公眾號
關注二維碼,回復“九閱”領書券
關注二維碼
回復“九閱”領書券
第006章 賞花宴
寵妻
暗戀彼岸花
2928
2017-05-17 17:49

沈琪此刻也是眼神放空,想著自己的心事,這么多年其實她也沒怎么出過府,那些什么宴會賞花宴之類的更是沒怎么參加過,這次進宮,也算是第一次在人前亮相。

沈琪不求多么出彩,只要不要出了差錯,到時候失了臉面就謝天謝地了,她還想要繼續自己平靜的生活呢。

馬車搖搖晃晃的不知過了多久,沈琪只覺的突然平穩了下來,就知道是馬車停下了,還以為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你,結果外面有個太監的聲音響起,“吏部尚書府沈夫人,沈小姐到。”

沈琪由紫竹扶著下了馬車,徐氏則是錢媽媽扶著,立刻就有一個小太監來帶路,“見過夫人小姐,奴才給您帶路。”

徐氏點頭微笑遞上牌子,“有勞公公了。”然后眼神示意錢媽媽,錢媽媽立刻就遞上了一個荷包。

那小太監也不客氣,笑著接過荷包道謝,用手掂量了一下,覺得分量不輕,隨后把荷包滑入袖間,臉上的笑容更加真摯。

太后居于慈寧宮,此次的宴會地點就當然不會設在慈寧宮,卻是在距離慈寧宮不遠處的御花園。一路走來沈琪感受著皇宮帶來宏偉和震撼,覺得比當初去故宮游玩震撼多了,那個時候到處都是游人,懶懶散散的,覺得也就那樣。

但是現在不同,這里面住著當今圣上以及后宮各位小主,還有即將要見到的太后娘娘,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,這里每天都在演繹著各自的故事,有悲有喜,宛如人家萬象。

沈琪打起精神,生怕自己有所疏忽,就算是沒有進過皇宮,但是前世各種宮斗電視劇小說,里面描述的后宮無疑都是個吃人的地方,一句話不對付,有可能就要了你的命。

沈琪有個奇怪的地方就是,不管怎么樣的景致對她來說都沒什么稀罕的,每次旅游別人都在感嘆多么美,多么好的景色的時候,她都不覺得怎樣,但是為了合群,每次還是會假裝驚喜的贊嘆附和幾句,其實她內心的真實想法是“也就那樣吧”“不過如此”。

有人說她冷情,有人說她無欲無求,也許是生活環境所致,她對什么事情都表現的興致缺缺,之所以會去做那件事情是因為自己沒做過,就這么簡單。

所以盡管覺得皇宮比前世旅游所見來的震撼,但是也引不起她內心多少波瀾,然后一路上都表現的很淡定,這一點讓徐氏很滿意,總算是沒有東張西望丟人現眼。

帶路的小太監對他們極為客氣,能不客氣嘛!宮里的沈妃是沈家女,雖然不是最受寵的但是也是恩寵不斷的主。

沈威遠是吏部尚書,乃六部之首,管理官員選拔、考核和任免,官居正二品,相當于現在的中央組織部部長兼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主任、人事部部長。

但凡想要升官發財的誰敢得罪他呀?

不過沈威遠為人耿直,忠心為國,一心效忠于皇帝,從來都不搞那些拉幫結派的私營,是純臣的料子,皇帝信任他,如此沈妃才不會斷了恩寵。

前朝和后宮從來都是緊密相連的,既是牽制,又是互補。

小太監把她們帶到地方說了句客氣話就走了,自有迎接的嬤嬤去通報。放眼望去,亭子里已經來了好些人,通往亭子的道路兩旁擺設這各種花卉,七月的天氣委實熱了點,要說賞花還真不是時候,幸虧太后娘娘安排在了悠然閣里面。

一進悠然閣迎面一股涼氣,沁人心脾,跟現代的空調有的一拼,讓在外面曬的燥動浮躁的心瞬間平靜下來。

沈琪發現里面擺放了一圈冰盆,怪不得這么涼快呢,皇家就是好呀,夏天也有用不完的冰塊。

雖說尚書府的冰塊也是不少,徐氏也沒有克扣沈琪的份例,但是她也是不敢這么浪費的呀,光吃都能吃一半了,哪還敢浪費呀。

嬤嬤把沈琪和徐氏帶到地方就去接待別人去了,那些相熟的夫人互相打折招呼,一些小姐認識的也是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說話。

沈琪鮮有機會參加宴會,當然是不認識這些人的,放眼打量著周邊的小姐,只見大家穿著打扮皆是出彩,可見都是用了心思的。

在沈琪打量別人的同時,人家也在暗暗打量著她,都不認識這個新鮮的生面孔,沈琪倒是也不怯場,神情淡定的任人打量,一雙眼睛明亮有神,天生帶笑,看著就叫人喜歡。

有些跟徐氏相熟的倒是知道沈琪這個尚書府三小姐,其中就有一個華國公府的夫人胡氏,她跟徐氏在未出閣之前就是手帕交,兩人關系極好,當然也是知道沈琪的情況的。

“你可是舍得把你家三小姐帶出來了,看看,都長這么大了,真真是個標致的美人,我看著都喜歡。”

這個胡氏很會說話,這番話也有替徐氏打圓場的目的,畢竟要是有人問起為什么這么多年都不知道三小姐其人的時候,讓徐氏怎么回答?那不是讓人難堪嗎?

但是現在就不同了,有胡氏的一番話做鋪墊再找借口推脫出去的時候可信度就高了,只說三小姐身體不好,平時不舍得讓她太過勞累,所以一直養在深閨,也沒人會說什么的。

沈琪起身躬身一禮,笑的含蓄而溫婉,“胡姨好。”其他的她也是不愿意多說的,讓她昧著本心陪徐氏演繹母女情深她是做不到,但是要是說當眾下她的面子也是不會做,她又不傻!

“好,好!”胡氏順勢拉住她的手,“沒事的時候經常出來走走,小姑娘家家的別老是拘在屋子里,沒得再悶出什么病來,就應該跟同齡的小姐妹們多玩玩。”

“是,多謝胡姨教誨,小七記下了。”沈琪很是給面子的配合她演戲,覺得自己這么多年都沒觸碰的東西竟然還沒有生疏,真是可喜可賀。

胡氏暗暗打量沈琪的表情,發現她不悲不喜的,很是平靜,雖然在笑,但是笑意不達眼底,在心里也是嘆口氣。

對于沈琪為何會有如此的境地她是了解的,能違心的說這么多為自己的手帕交解圍已經難為自己了,剩下的她是真的不知道再怎么說了。

想想對人家小姑娘也是太過冷酷殘忍,根本就不是人家的錯,弄的一副都是為了你好的樣子來教誨她,胡氏看著沈琪這個樣子突然有些于心不忍。

這邊各府小姐表面一派和諧,其實都在私底下暗暗較勁,誰穿的衣服好看了,誰的首飾精美了,誰名氣好了,誰有才氣了,總想著自己能壓別人一頭進而入了貴人的眼。

一聲“太后娘娘駕到”打亂了一波暗流涌動的湖水。

聽到太后娘娘來了,眾人紛紛起身行禮,異口同聲,“參見太后娘娘,太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。”

太后看著是個很和藹慈祥的中年婦人,沈琪悄悄打量一眼,太后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,保養的極好,還是能夠看出年輕時的風華絕代。此時太后一派雍容華貴,面帶微笑,看著很好說話。

“平身吧,今個兒哀家把你們請來就是看著花園里的花開的嬌艷,讓大家一起放松放松,賞賞花喝喝茶,都不要拘束,隨意就好。”

太后雖然這么說,但是誰敢真正的這么做呀?能在皇宮里生存下來還成為最后的贏家,哪一個都不是吃素的,不能被表面所迷惑。

由丫鬟嬤嬤攙扶著走進亭子里落座,太后放眼四周,只覺得個個打扮的光鮮亮麗,十幾歲的小姑娘水嫩嫩,嬌俏俏的很是賞心悅目,不覺又開心的笑起來。

“看著這些水靈靈的小姑娘,哀家心里也是歡喜,看著你們,這下子不服老都不行了,別拘著,小姑娘就應該活潑一些。”

然后就是四周一片恭維聲,什么太后風華正茂,華麗氣派之類的把太后逗的開懷一笑,一些小姑娘興奮的小臉紅撲撲的,躍躍欲試,想要引起太后的注意。

打量一周,太后在沈琪身上停下目光,常嬤嬤是太后身邊的得力人,見太后目光停在了沈琪的身上,面帶疑惑就小聲的為其解惑,“這是尚書府沈大人的三小姐。”

“哦,哀家對她倒是沒什么印象。”按說沈妃是宮里的妃子,沈威遠是吏部尚書,那么他們府里的三小姐怎么會這么的名不見經傳。

“何止是您沒有印象,這京城知道她的都是少之又少。”常嬤嬤微笑著解釋,也不多說,點到即止。太后點點頭,若有所思。

“沈夫人身邊的丫頭是府上哪位千金?哀家看著面生,走進前讓哀家看看。”太后聲音溫和卻帶著上位者的不自覺的命令語氣,微笑著看著沈琪。

福彩内蒙古快3走势图一定牛